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明天下_ 第一一一章孩子的游戏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08 16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孑与2小说明天下 第一一一章孩子的游戏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一一一章孩子的游戏

    云福觉得冯英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女孩子,跟秦良玉一般胸襟开阔是一位奇女子。

    做事极有决断,一旦事有不成即刻放弃,不做半点纠缠!

    云昭却不这样看,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以前老婆的所作所为,就对云福道:“准备迎客吧!”

    云福不解的道:“她已经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云昭摇摇头道:“她这个时候应该就在蓝田县里。”

    云福笑道:“你不明白秦帅是个什么样的女子,她教出来的孩子不会太差。”

    云昭翻了云福这个老光棍一眼道:“你不了解女人!”

    “冯英只有九岁!”

    云昭站起来瞅着云福道:“九岁的女人跟九十岁的女人没多少差别!

    钱少少,把人给我撒出去,把那个姑奶奶给我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蹲在墙角的钱少少答应一声就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云福皱眉道:“你确定冯英没有回去?”

    云昭摊摊手道:“她如果打上门来,这不奇怪,她如果跟我狮子大张口,这样也不奇怪,她甚至带人来偷袭蓝田县,我也不会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现在,她得到了一个最失望的回答之后,居然扭头就走,这就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猜错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样更好,说明这个冯英之所以来蓝田县,完全是被秦帅逼迫的,她自己其实不想来,也没有征战沙场的雄心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我猜错了,这就是我最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福伯,今晚我跟你睡。”

    云福瞪大了眼睛道:“我睡觉毛病多,放屁打呼噜的你受得了?”

    云昭抽抽鼻子道:“跟你睡更安全,万一我被这个小姑娘给活捉了,那就丢人丢大了。”

    云福的眼珠子瞪得溜圆,左右瞅瞅,低声道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躲起来,让她听到我的威名,让她见到我的本事,唯独不能让她见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见面不如闻名!”

    云福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:“好,老奴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匆匆的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刚刚离开,被云昭支应去找人的钱少少却从后窗户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找到,不过,最可疑的是福伯带回来的粮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确定福伯这一次是在帮那个臭丫头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福伯投降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应该是那个丫头恳求福伯帮她,是要称量一下我的斤两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设下埋伏抓她!”

    “不抓,我实在不想见到这个小女人,不抓很讨厌跟苍蝇一样,抓了更麻烦,说不定她会顺杆爬,跟我们讨要更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一次我给她准备了一套珍贵的头面首饰,就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问我要太多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简单,今晚你睡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去福伯那里自投罗网?”

    “谁要去福伯那里?告诉福伯我改主意了,今晚跟别人睡,福伯问起,就说你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会不会惊动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云昭笑道:“我总要告诉人家我不是笨蛋啊!”

    钱少少连连点头,冲着云昭道:“少爷当然不是笨蛋,那个女人才是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有野心的人可能是坏人,可能是好人,唯独不能是傻子,傻子成不了野心家。”

    云昭不想轻看冯英,也不愿意轻看冯英,就像云福所说的那样,她是辽阳城外九千战魂的化身。

    他们的死已经足以让世人悲痛,让史书遗憾,让后人顿足,云昭不想让冯英给这些英魂再留下什么污点。

    后人总是不争气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事实,就像一个王朝一样,开国的君王总是伟大的,中兴的君王总是睿智的,而末代君王总是昏聩的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人的一生一般。

    云昭很希望自己能够在最强大的少年时期多干一些正确,伟大的,真挚的事情,到了中年再干一些英明的事情,到了晚年,就该江海寄余生了。

    明月出天山,也出玉山,夏天即将过去,天空依旧晴朗,月亮就挂在玉山的山腰上,就像是美人腰袢的美玉。

    云昭跟钱少少趴在床下瞅着窗外的明月,等待冯英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有月亮的时候不适合潜行。”

    钱少少努力睁大眼睛,不想被睡眠剥夺他看好戏的权力。

    云昭早就睡醒了,所以他丝毫感受不到困倦之意。

    一枝朱红色的小箭突兀的出现在钱少少房间的桌面上,它非常的锋利,入木三分却没有多大动静,只发出啄木鸟啄木一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云昭,钱少少还是没动,他们觉得这是冯英在试探他们。

    从云昭告诉福伯他要跟他睡开始,两个人的交锋就已经开始了,冯英是客人,所以云昭率先破局,给她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然后,让钱少少去他房间睡,自然是另一种试探,钱少少把床整理一下,将枕头塞进被窝伪装成人,然后就回自己房间了。

    假如冯英去了云昭的房间,那么,当她发现屋子里没人,就说明她失败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连这点伎俩都看不穿,就不该继续纠缠云昭,讨要什么武器。

    钱少少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,依法施为,床上貌似躺着一个人,实际上他趴在床下。

    这样做,很容易让冯英认为这又是一个低级圈套,继而错过了趴在钱少少床底下的云昭。

    一枝小箭出现在桌子上之后,云昭的身体就从床下消失了,钱少少笑眯眯的将脑袋从床下探出来朝外边喊道:“冯家小姐,我家少爷不在这里!

    另外,你已经暴露了身形,承认失败吧!”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身体从窗户爬进来,最后来到床前,趴下身子瞅着同样看她的钱少少道:“我是小姐的丫鬟,你家那头肥猪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钱少少重重的一拳就砸在小丫鬟的鼻子上,小丫鬟惨叫一声身子后仰,钱少少却如同一头野猪一般撞在小丫鬟的身上,不等小丫鬟反应过来,他就骑在小丫鬟的腰臀上,一把扯过床上的毛巾,在鼻子冒血,泪流满面的丫鬟脖子上缠绕一下,然后就用力的拉紧……

    小丫鬟的身体努力的向后仰,却脱离不了毛巾的束缚,钱少少站起身一只脚踩踏在小丫鬟的后颈上,双手扯着毛巾的两头冲着外边喊道:“敢羞辱我家少爷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小丫鬟此时就像是一条被丢上岸的鱼,嘴巴张的很大,用力的呼吸,她很害怕只要自己少呼吸一口就会没命。

    “你家少爷呢?”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从窗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请冯家小姐准许我先杀了这个口无遮拦的贱婢!”

    “放开她,否则你也死!”

    一支弩箭带着刺耳的厉啸从钱少少的耳边呼啸而过,牢牢的钉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钱少少笑道:“冯家小姐不用拿我当人质逼迫我家少爷出来,只要您现身了,我现在就任您处置!”

    说虽然说得客气,钱少少松开了毛巾,放开丫鬟,却没有半分准备接受惩罚的意思,矮下身子重新钻进床下,听见一声翻板响动,他的身体也就消失在床板下面了。

    小丫鬟刚刚脱身,顾不得奔流的鼻血,举着一柄匕首就钻进床底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楚,回来吧!”

    冯英在屋子外边轻轻地呼唤一声,癫狂的小楚就哇哇大哭着从床下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哭了,我们去赴宴。”

    一个不高的身影从树干后面走了出来,给丫鬟擦了擦脸上的血,就拖着她去了云昭的房间。

    云昭的房门大开,钱多多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恭迎冯英大驾光临。

    “婢子应我家少爷所托,略备一些新庄稼做成的菜肴,请冯家小姐尝尝。”

    不管面对谁,只要钱多多愿意展现自己美丽的一面,她总是能表现的非常得体。

    至少,冯英的小丫鬟就直愣愣的看着美的如同一只妖精的钱多多,甚至忘记了哭泣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