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销魂魔笔_ 第十四章.活马当作死马医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10:3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枕溪小说销魂魔笔 第十四章.活马当作死马医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丁一学,你怎么在这儿?!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我用你管么?”丁一学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我不理他,喊道:“老邓!三金!丁一学在这儿!”

    我必须让他们两个人知道,毕竟,晚上在水库边乱闯,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。

    水库的库面宽一百多米,但是在这静静的夜里,还是能够听清楚的。

    果然,田三金应道:“豪子,我们知道了,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我对丁一学道:“我们都担心你!”

    “别假惺惺的了,你盼望着我倒霉呢,而且是,最盼望我倒霉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家最近不顺,但是,无论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说,一个人,只要活着,就得是自己的太阳,不管什么时候,都得照亮自己!

    我还想说,行走中沾上的脏水,虽然会留下痕迹,但是会越来越淡;生活中突来的事故,虽然会留下伤痛,但是会越来越轻……

    但是,丁一学不让我说,他哼了一声,打断我:“别假惺惺了,你什么人,我难道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在你眼里,难道我是坏人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!还有盼着别人好的吗?所以,这个世界,压根就没有真正的好人!”

    我真诚地道:“丁一学,这个世界,就像不缺少坏人一样,不缺少好人,我虽然常跟你闹恶作剧,但是我们毕竟是同学,我也希望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?”丁一学站起来,古怪地笑,让我突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?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考上学了吗?我不是没考上吗?你好像赢了,但是,我现在跟你同归于尽呢?那我们不就一切都扯平了吗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能活到死,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好好活着,才不容易呢。”我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现在就死!”

    丁一学说完,直接向我扑来!

    疯了,不要命了!

    我手中仅抓着一把牛茅草,而且,牛茅草如牛毛一样光光滑滑的,在他的身子一冲之下,我终于是抓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于是,我手上一空,我的身子滑落下去……

    甚至,我也看到了丁一学也摔了下来!

    “扑通”!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昏黄的夜色中,两声响后,水面上溅起巨大的水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邓紫城扶着浑身湿透的丁一学走在前面,田三金小声对我道:“豪子,你水性挺厉害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你看这轱辘磨水库,我沿着岸边,躺在水面上,靠着脚指头的颤抖,就能游一圈,不费吹灰之力。”我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费吹灰之力,但是有吹牛之气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但是心中却是后怕。

    刚才掉到水里,因为离水面太高,心中突突乱跳,真怕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好一点儿的是,身子重重地摔进水里后,只感到水击在身体上带来的疼痛,还没有什么不适,最后安然无恙地浮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我抹了一把脸,看到了不远处的丁一学,他显然不会游泳,正在挣扎,我立刻游过去,想伸手抓住他。

    却不防,他被灌了几口水,已经意识混乱的样子,两手乱抓,我一个不小心,竟然被他抱住!

    我也动弹不得了!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我感觉身体在跟他一起下沉,急喊道,却不想一下子呛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丁一学已经抓到我,就像抓了根救命稻草般,哪里肯放?

    他mother的,难道我真的要跟这个疯子同归于尽?

    情急之中,我一拳挥出,狠狠地砸在他的脑袋上,他也许被砸晕了,双手虽然还是抱着我,但是明显劲头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用力挣脱开,脚下踩着水,用右手勒住他的脖子,左手划着,好不容易,把他拉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我把他拖上岸,他已经昏迷,好像呼吸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听过一些零星的急救知识,但是远不足以专业地救醒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这时,邓紫城和田三金赶过来了,但是,他两个也不懂急救知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田三金问我。

    “活马当作死马医吧!”我道。

    于是,我们三个就对丁一学这匹“死马”好一番折腾,控水,压胸!

    要说,丁一学的命还是大,过了好一会儿,竟然有了呼吸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一学虽然现在刚被我们三个救醒,但是走了一段路,明显清醒了一点儿,转过头来,看着我,道:“东方豪,别以为你救了我,我就会感激你!”

    我笑笑,无所谓道:“我没想过需要你感激,只是感到可惜。”

    田三金奇怪: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抓出衣兜里的湿漉漉的瓜子,道:“可惜了这两把瓜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扭头走出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后,邓紫城对我道:“豪子,那天晚上,你不应该扭头就走,应该跟我们一起,做做丁一学的思想工作,不要让他消沉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有些人,有些时候,就是死疙瘩,再耐烦的人,也解不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看了会儿书,就一个人来到轱辘磨水库,我想看看昨晚惊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到水库边的玉米地里,有一个人,戴着草帽,坐着马扎,在地边的石堰旁,拿着鱼竿,钓鱼。

    我就沿着小路走下去。

    那人许是听到背后有脚步声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我一见,笑了:“老鱼头”!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老鱼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骗我,你给我的那支铅笔,果然有点儿古怪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老鱼头傲然道: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人?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觉得还不是我想象的那般神奇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还不到时候。”老鱼头说完凑近我的耳朵,又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吃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鱼头是我们邻居村的人,不过是在外地工作,一年也难得回家一次,今天好容易回来了,就来轱辘磨水库钓鱼散心。

    他还说,以前农业学大寨的时候,他也来这儿领着修水库的,所以,对轱辘磨水库很有感情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老鱼头非要请我吃饭,你说烦不烦人?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好回家换好衣服,骑着自行车,跟着他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顿饭没白吃,因为,我认识了老鱼头的老爸。

    到他家里的时候,老人家就在院子里,“嚯哈!”“嚯哈!”开练!

    原来他会点儿功夫!

    中午,我没喝酒,但是老人家却喝了三两,喝完以后,就渐渐有点儿兴奋,最后抱着我,道:“老弟,我看你是练武的好苗子,我教你练武吧?”

    我就当着老鱼头的面叫老人家:“大哥,我一个男孩子,练什么舞蹈啊?”

    结果,老鱼头狠狠地瞪了我两眼,我感到很奇怪,难道是我先说错了什么吗?

    老人家忙道:“不是舞蹈,是武功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这个暑假,我跟着老人家倒也练了几套拳法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几套拳法,虽然不是花拳绣腿,我对其实战性却不太抱什么希望……。

    反正,下雨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练到最后,我道:“大哥,你看我学了这么多,总得知道这几套拳法叫什么吧?”

    老人家又喝了三两酒,本来笑眯眯地,听我问,马上很严肃了,缓缓道:“无名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几套拳法总有招数吧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无名!”

    我愕然:“不对头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头的?你没听说武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招胜有招!”

    切,没有名字,就是无招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,我的录取通知书来了,报的是L师范,结果被取到了G师范。

    无所谓,也不是找对象,还得挑挑拣拣的。

    随着开学时间的临近,心中还是很盼望着的。

    新学校,新老师,新同学,新朋友,肯定还有新……

    就不说了,说出来,大家又要说我是色狼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